娱网棋牌

“爸爸放心去湖北,弟弟和妈妈交给我来照顾!”贺州八岁男孩的一封信

发布时间: 2020-02-24   来源: 贺州传媒网    点击量:    字体+ | 字体-

(贺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沈扬)2月21日下午5点,广西第七批赴湖北抗疫医疗队共193人在南宁市吴圩机场登机奔赴湖北。这些援鄂医务人员中,有13位来自贺州,他们是贺州市第三批驰援湖北抗击疫情医疗队队员。当天傍晚,医疗队抵达武汉,在酒店,贺州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一病区医生岑钊在收拾行李时,意外看到一封8岁的大儿子写的信:“爸爸放心出征吧,我会自己照顾自己,帮妈妈分担家务,照顾弟弟,因为我也是小男子汉了。”行李箱里还有4岁小儿子悄悄放进去的奶酪,那是小儿子最爱吃的零食,看到这些,一阵暖意涌上岑钊心头。


  2月17日上午10点,岑钊收到援鄂的通知,那一刻他激动难言,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父母和妻子。虽然早就报名援鄂,但全市前两批援鄂医疗队名单中,却没有他的名字。在体检测血压的时候,向来血压平稳的他,测了几次都降不下来。

  岑钊一家从医,父亲是贺州市中医医院的退休医生,母亲是一名退休护士,妻子在贺州市皮肤病防治院,是门诊部主任。从武汉刚开始出现疫情,全家人就密切地关注着。当知道儿子即将援鄂,岑钊70多岁的父亲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,只简短地说了一句:“一切小心。”这是医者的责任和胸襟,全家人都有切身体会,但身为家人,担心是在所难免的,当晚,妻子寝食难安,看着家人为自己担心,岑钊有了一些自责。

  出征前的几天里,岑钊下班回到家就在家人的监督下练习穿脱防护服的基本操作——岑钊从医17年,这是他早就熟练的基本操作,此时却一遍又一遍地练习,只为尽量消除家人的担忧。家人每天做拿手好菜,慰劳家里这位即将出征湖北的英雄。但对于岑钊来说,自己从报考医学院校、从医到援鄂的一系列决定,都受到父母的影响。“这些是发自内心、油然而生的决定。”岑钊说。

  岑钊出生于70年代末,成长于80年代初,那是个充满了激情的年代。“小时候在卫生院里长大,一楼是诊室,二楼就是住宿区,爸妈都忙,我们院里的孩子放学回家经常到邻居家蹭饭吃,非常和睦。”岑钊说。曾见证父母成功抢救病人的岑钊,早就把父母视为了英雄。也曾有过学软件和金融的想法,但是到了填高考志愿的那一刻,他自然而然地填报了医学院,最终踏入了父母的行业,成为了医生。  

  医生需要作出的牺牲,只有真正成为了医生才能切实体会到。连续长时间工作是常态,有一次工作回到家,他从下午睡到第二天早上,期间连饭都不想吃。和自己的父母一样,他也无法分出太多时间给两个儿子。最近,妻子的医院也接到了疫情防控的相关工作部署,儿子们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就更少了。“孩子们在经历着我的童年,我想要尽力对他们好,但是我要先完成我的使命。”

  从小在卫生院长大,后来又成为了医生,岑钊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,对于“生命的希望”,他有着自己的理解。“坦白说,能够成为援鄂医疗队中的一员,我确实感到很自豪,我很多优秀的同事们都报名了,但我却有机会在这个危难的时刻贡献出自己的力量。”接到出征通知后,岑钊想得最多的还是如何适应湖北疫区的环境,如何与疫区一线的新同事们互相配合,完成抗疫医疗任务。

  家人虽然担心,但很支持岑钊的决定,这让他更有信心完成援鄂抗疫工作。现在,他和队友们已经在武汉开始了一线医疗工作。“我做好了战胜困难的准备,我想给我的孩子们树一个榜样,不管他们从事什么行业,我都希望他们能扛起家庭和社会的责任。”等疫情结束后,岑钊希望给家人们一个拥抱,“他们虽然没有奔赴湖北,但我父母积极宣传抗疫知识,妻子也在参加抗疫工作,他们保护好了这个家。”岑钊说。










博雅棋牌| 娱网棋牌| 博雅棋牌| 金博棋牌| 娱网棋牌| 博远棋牌| 棋牌游戏平台| 冠通棋牌| 娱网棋牌| 博雅棋牌| 浙江11选5|